检查书
高荣基,大三,97年,生平第一次写检察,不甚了解,故草草作笔.如有不当,请宽广谅解
于某日晚间,备敲代码后,休息。耐不妊其久敌于我,无故嘤嘤作怪,挑起事端,加之积怨已深。余奋而起手。
许此贼如睚眦,惨苛放横,尽行鼠辈之举,是以他人不屑。然此贼,毫无廉耻之心,避重就轻,四处造谣煽动,蓄意乱班级团体之心,扰我等学习之境。是其本性彰显,突显巧簧如蛇。
此贼之前受他人体肤之策数次,吾亦因劝阻,迁受他人之怒。
不料不思雪耻,更继其恶,荼毒他人,吁嗟之怨不绝于耳。亲承师之教诲,而后审时度势,思虑多番,不忍累及至旁,允不与其较。
待自省吾身,冲动之举过剩,无思量其果。仍年少气盛,不懂他人所言受委屈之理,待日后加之磨练,方可习得。
于今日,急笔从书,恳切之情浮于言辞,静心之意展之即现。
望长者深之大义,盖涵于心,归于章程,一视同仁,可使尘土落地,飞鸟静安,以明大家风范